第四十八集-蘇哥哥是個大騙紙

衛錚都少帥少帥叫的那麼多親熱了,冬姐總算發現了,若再沒發現就太瞎了。

萌大統領說要梅長蘇等靖王這個太子登基之後,再幫赤焰軍翻案即可,但是梅長蘇說這樣就算翻案也是明不正言不順,他要的,是讓赤焰軍清清白白的名聲,昭告天下,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再被汙衊、非議的空間。的確,若是要達到梅長蘇所期待的結果,那必定是要在皇帝在位時翻案才行,只是這勢必又會掀起滔天巨浪…..

梅長蘇告訴郡主他還有十年可活,郡主信了,應該是說,郡主寧願相信這是真的,所以她信了。但實際上,梅長蘇能活過半年就算賺到了,蘇哥哥這個大騙紙,又撒謊了,就算他把郡主託付給夏冬又有何意義?郡主已經失去過一次,好不容易失而復得,如果在沒做好心準備的情況下,再失去一次,就等於是把她推入十八層地獄,萬劫不復了吧。到時候,梅長蘇死了輕鬆,哪郡主呢?怕是比死還痛苦了吧…..

夏江真的是實踐他自己的名言,只要活著就有希望,只要活著就有機會,看他四處蹦噠,還有人手可用,有人願意追隨,就知道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除非看他死透了,才能真的對他放下心。

瞧瞧越賢妃浮誇的演技,我快受不鳥了,要告狀還鋪陳這麼多,說自己是被密函的秘密嚇病的,妳養尊處優這麼多年,被各種名貴的保養品養得好好的,身體比梅長蘇好一百倍,妳好意思妳是被嚇病的,呵呵。

 

第四十九集-請君飲盡一杯酒

疑心病很重的皇帝,只要任何蛛絲馬跡都不放過,所以夏江又有面聖的機會,搏得了一個與梅長蘇當面對質的機會。當然,這個重要時刻,靖王也收到皇帝的邀請函,出席這場鴻門宴。然後,靖王就知道梅長蘇其實就是林殊了。

靖王這幾年也不是混假的,在皇帝面前,一口咬定,這一切都是他與夏江的恩怨,卻把梅長蘇扯進來,實在對梅長蘇很不公平。靖王這麼說,真的很像他的個性,反正一切都是哥幹的,不要牽拖到別人啦,大有一肩扛責的架勢。

梅長蘇口若懸河的與夏江一來一往的攻防。後來乾脆在皇帝面前承認自己是林殊,卻直白的說道,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林殊,只要皇帝有所懷疑,那麼就會與靖王離心。最後皇帝雖然選擇倒向靖蘇二人,卻被夏江最後一聲聲吶喊:「寧可錯殺,不可放過」,挑起了殺了梅長蘇的念頭。命高公公拿毒酒來要請梅長蘇喝一杯。不過卻被靖王搶去,最後,靖蘇二人一同平安出宮。是說我覺得那個酒應該不是真的毒酒吧?試探成份較高?但不管怎麼樣,這集就收在靖王把酒倒掉,所以欲知後續如何,只待下回分曉了。

最後一段,靖王獨行,回憶躍上心頭,他大步堅定向前,可是表情卻是很明顯在硬撐,再搭上配樂和回憶片段,媽呀,這一段又讓姐哭了QAQ…

 

第五十集-滑族人來點名吧

嗯~結果編劇大人沒有要解釋衝突怎麼解決的,那杯酒被靖王倒掉之後呢?不知道,反正靖蘇二人是沒事了。

靖王到了今天才知道,他一直懷念不已的愛人好友就在身邊,心情很激動,不過靜妃娘娘馬上跟靖王說,他是梅長蘇唯一可依賴的人,靖王不能沉溺在自己的情緒要趕快振作起來,準備好自己,等待赤焰舊案可以重審的一天。得知真相,靖王的心情一定很複雜,不過我想感恩的心情一定多過其他,感謝老天沒真把林殊帶走,感謝他倆有重逢的一天。只是,靖王呀,你的小殊日子不多了,你可得多珍惜呀……

夏江的原配,寒夫人來到金陵,不來則已,一來就掀掉了夏江大多數暗樁。她說的直白,來看夏江最後的結局,讓夏江有兒子幫忙收屍,也算是盡了兒子的本份。寒夫人不說情義,只說本份,是呀,夏江冷心冷肺之人,哪還有什麼情義可言。寒夫人給我的感覺是明事理,分得清是非對錯的長輩,處事圓融又週到。

寒夫人的一張紙,就讓後宮與朝廷上下重新清洗了一番。就連新任太子妃的奶娘也被揪出來了,我本來還想說,不會是太子妃也是璇璣公主的人吧,還好不是啦。

宮羽是滑族人,哈哈,怎麼走到哪裡都有滑族人,你現在說梅長蘇其實是滑族人我也不意外了。不都是說在皇帝登基時滅了滑族嗎?結果譽王、般弱、雋娘、小新以及巴拉巴拉的一干人等,都是滑族人,滑族人還真是無所不在,其實你們就自己集合起來佔塊地方,自己建國,自立為王不就得了,等到國力漸強,再來幹掉皇帝不就好了,搞這麼多有的沒的…..

飛流潑藺晨水那段超好笑的啦,看到藺晨吃鱉就開心~~~XDDDD

梅長蘇去牢裡看夏江,夏江得知外面發生的事情之後就抓狂了,科科,夏江再崩潰一點姐會更開心。

 

第五十一集-好孩子景睿回來了~~

藺晨拿著冰續草苦思不已,梅長蘇一直看著他,額,是在看什麼啦,一切盡在不言中什麼的,我不明白呀~~~~~

夏江好爽,死之前還可以見到他自己掛念很久的兒子,切。

謝弼小朋友真是個好孩子,果然跟景睿是親兄弟(?),這樣的人都是平常不覺得有什麼,可是關鍵時刻可以承擔責任的類型,有謝玉這樣的父親,他必定羞愧但卻不會拒絕承認這是他的父親,也盡了為人子的孝道,相信以後謝弼會越來越好的啦。

謝弼前走剛走,景睿後腳就回來,這兩兄弟怎麼回事,就像白天跟黑夜一樣,怎麼都見不到面呢?是說景睿變成工具人了,當初帶梅長蘇進京的是他,現在成為掀舊案的引子也是他。

長公主得知血書內容,不願意讓兒子冒險,所以要找替死鬼靖王,誰知道靖蘇二人的計畫,就是要讓長公主去告狀(怎麼有種互相抓交替的感覺XD),長公主怕得要死,當然不肯。其實,誰都怕死,你看當年長公主就是怕死,姐姐全家獲罪也不敢站出來說什麼,才能享受榮華富貴這麼多年,所以,幹嘛要有情有義?情和義,根本不值半毛錢啦。而且,說風涼話誰不會,「你不敢就是孬種」什麼的,一堆人都會說,可是事情輪到自己頭上的時候,又有幾個人敢真的承擔,所以我雖然唾棄長公主的懦弱,但是卻不覺得她這樣真有什麼不對?這都只是自己的選擇。雖然我知道我現在說這些只是講爽的,最後長公主一定會去的啦。管她是出自於什麼理由,會去就好了。

 

第五十二集-煞氣a長公主

額,原來長公主她願意去當首告?是我跟蘇哥哥一樣誤會她惹。我還想說這個誤會大了,趕快回去五十集再看一次,可是,我東看西看,還真看不出長公主有這個意願,恩,完全是內心戲嗎?這個心思實在藏得太深鳥,姐沒接上這天線呀,長公主,我對不起妳呀…

長公主所顧忌的,是謝弼與謝氏一門,她不想這些族人受株連,這個想法與梅長蘇不謀而合,長公主沒料到靖蘇二人也有這樣的想法。靖王解釋說是不希望變成一樁交易,嗯,我也這麼覺得。如果變成交易,長公主反而像是被脅迫必須去做這件事情,那麼中間會不會出什麼差錯,就很難說了。而且誠如靖王說言,重提舊案這個擔子太重,所有人都是自願去做,才有可能讓此事萬無一失。

靖王將當年曾許諾要給小殊帶的東海明珠,送給梅長蘇了,梅長蘇拿了就走,靖王還問他怎麼不說兩句,梅長蘇說這是靖王欠他的,哎唷,這小倆口,要不要這麼甜蜜,還打情罵俏起來了。你們把郡主和太子妃放哪去啦XDD

原來就算祈王沉冤得雪,庭生也不能得回他應有的身份與待遇。但就如靖蘇所想,庭生的身世太過複雜沉重,他知道那麼多,對他只憑添負擔與煩惱,何必呢?倒不如讓他平平安安順順利長大就好了。

我的媽呀,長公主帶著決絕與堅定的勇氣,來在皇帝面前,與過去溫和謙讓的模樣大不相同,整個人氣勢大爆發,她沒有慷慨激昂的激情演說,但所言所語字字鏗鏘有力,擲地有聲,霸氣十足,這才是公主嘛,太帥啦。而且她還沒有說一半,姐就已經噴淚了,等到郡主以林殊遺屬的身分請命,我已經哭到不行了,更別說後面還有大串的人都出來附議,連紀王都出手了,我哭到已經分不清臉上是淚水還是鼻水了,這段真的拍得太好啦,Bravo!

 

第五十三集-你們為什麼要逼我~~~~

這集基本上就是看皇帝各種崩潰,其實沒什麼特別的感觸,只有一種終於等到你的感覺。皇帝一直說大家在逼他,但他逼別人的時候,可有手軟的時候嗎?我一點都不同情他也不可憐他,因果報應,總有輪迴,慶幸的是,在大家都還看得到的時候,他得到報應。說來也好笑,他之前一天到晚擔心有人要反他,要背叛他,那個時候,根本就沒人要反,他都可以疑心病成這樣,既然如此,等到今天大家真的反了,皇帝又表現大受打擊的樣子,我真的不知道在演哪一齣啦,啊話都給你講好啦。反也不行,不反也不行,有事嗎?

皇帝要林殊退出朝堂,梅長蘇乾脆的答應了,然後轉身離開。皇帝這個時候又給我搬出親情,說那些溫馨的陳年舊事,呵呵,那你殺祈王、林帥等人的時候,又可曾想過所謂親情,所謂友情?你自己都不在乎的東西,請不要假裝你很在乎,超假的好不好。

藺晨知道梅長蘇所想,梅長蘇根本不敢放鬆,他怕自己一放鬆,就倒下,然後真的如藺晨說的,喜事變喪事,蘇哥哥呀蘇哥哥,你總是這般為別人著想,可曾想過你自己,你這樣委屈自己,不也讓在乎你的人更心疼呢?什麼時候才有你真正的海闊天空呢?

 

第五十四集+彩蛋-縱年壽難永,無愧一生所求

這個結局收得非常棒,我很喜歡,到最後一集還能這麼盪氣迴腸,真的很少見。(拇指)

我哭的像豬頭一樣,臉快腫得我媽都不認識我了,還大鼻塞、眼睛痛,不知道能說什麼,只有一句話,:「他既不能以林殊的身份活下去,那就讓他用林殊的方式死去吧。」(這句話怎麼覺得有點眼熟…..)

 

 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te 的頭像
Kate

Kate的廢話記事本

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亞夢
  • 原本哭得死去活來,家裡的人都說:瘋了!看到這篇,眼淚盈眶,可是又被您的文筆鬧得又哭又笑,謝謝
  • 謝謝您的鼓勵XDDD
    是說後面幾集我也是哭瘋了,看完結局大概一個星期都心情不美麗~~QAQ

    Kate 於 2016/01/13 08:2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