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集-景睿真是個好孩子

實在很難理解念念的戀兄情節,她跟景睿根本沒見過面,但一見面就「哥哥、哥哥」的叫個不停,要不要這麼親熱?(=_=)

長公主不願意景睿走,是希望她能陪著景睿度過這段難熬的時光,等到他傷好了,再去陌生的地方也不遲。念念就是聽不懂,還說什麼他們會對景睿很好很好的。人家說東妳說西,要怎麼才能好好講話……

景睿還是要跟念念回南楚去了,好基友言豫津可不許,騎馬出來攔住景睿,第一個反應就是要景睿跟他回去,知道景睿是為了探病而去,就不阻攔了。想要趁此機會跟景睿說兩句,安慰他一下,可是言豫津不知道景睿多成熟呢。他早已想過很多,只是理智上過得去,感情上還需要時間接受。

梅長蘇跟景睿表達歉意,呵,做了之後才在那邊道歉,就算知道他是真心的,我還是覺得不蘇服,不過人家景睿不介意就得了,還說了很多很有心胸氣度的話,譬如他知道傷人的是真相本身,與揭開真相的人無關,又例如他覺得與人相交,以誠相待,如果不能獲得對方同等回應,他就當作是自己無福,不會怪罪他人。景睿真是個好孩子(拇指)。

秦般弱是真的聰明,她發現譽王得梅長蘇相助之後,表面上看起來氣勢大振,但實際上是外強中乾,一切透露著詭異,但是礙於現在譽王對她信任不復從前,她說了譽王也不會信,只能靠四姐這邊打入敵人內部,以獲得可靠證據。童路你小心呀,美人計來了,你乾脆把四姐收服成為自己人好了,童路,Fight!

《翔地記》被靜妃借走了,所以會是靜妃先發現梅長蘇的身份嗎?感覺機率很高耶。

皇帝病倒了,一度還以為他要掛了咧,結果沒有,真可惜,也是啦,現在靖王羽翼未豐,如果皇帝掛掉了,對靖王並不是好消息。

 

第二十七集-靖王你就是隻大水牛

媽寶太子真是不需要別人設計他就會自己出包,國喪期間飲酒作樂,還在背後說老爹的壞話,真是嫌命長了。不過,皇帝對他還是很有感情的,就算被他傷了心,還是捨不得對他出重手。封閉東宮,算是對太子手下留情,也為他留個後路,由此可知,皇帝對太子是很失望,可是心中還沒有下定決心要廢太子。

譽王得知太子之事,爽翻了,想要多踩太子幾腳,最好一腳把他往下踩到底,被眼前情勢沖昏頭,覺得自己接近成功,所以就變得心急了。看來譽王倒台的日子也不遠了吧。

靖王逗飛流說話,飛流說出梅長蘇覺得譽王是毒蛇,噗哈哈哈哈,編劇大人您壞壞,那不是【偽裝者】中明樓的代號嗎XDDDD

當飛流說出梅長蘇都叫靖王「水牛」時,靖王愣住了,那個只有好友會叫的綽號,怎麼會從梅長蘇口中說出來。不過,梅長蘇真的就是梅長蘇,反應閃電快,馬上把郡主抓出來揹黑鍋,合情合理的說詞,把靖王唬住了,讓人找不出一絲破綻呀。不過,我覺得人是一種很神奇的動物,一旦開始起疑,就會開始留心一些細節,只是,不知道水牛靖王有沒有這個神經了。

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萌大統領了(XD),不會說話就不要說了,越說越錯,一開口就讓梅長蘇冒冷汗。

萌大統領一直搞不清楚高湛公公為什麼一直打斷他的話,梅長蘇聽他的轉述,告訴他應該好好謝謝人家,結果萌大統領還生氣,噗哈哈,要說靖王是水牛,我覺得萌大統領也不遑多讓呀,梅長蘇解釋了老半天,他還搞不清楚狀況,還要靖王出聲幫忙說明,他才勉強的懂了。這集的萌大統領真是賣萌指數破表,傻得好可愛XDD他還是演萌大統領討人喜歡,以前的楊五郎只讓我想飛踢他。

書被借走,梅長蘇心裡一直不安,想趕快把書拿回來。在跟靖王說話的時候,邊說話邊整理書,靖王沒反應,只好叫萌大統領去幫忙要,但瞧瞧萌大統領那拙劣的演技,我都替他著急了XDDD

 

第二十八集-靜妃娘娘洞若觀火

靜妃語重心長的要靖王敬重梅長蘇,並且心中應牢記梅長蘇的扶助之情,所以靜妃娘娘是發現了吧?發現了吧?發現了吧?還是她只是心中覺得八九不離十,但沒見到本人,所以不確定?我比較偏向她知道了,不管是每次多準備的點心,還是言談提點靖王梅長蘇對他的用心等等,這一些切都不像不知道的樣子。如果靜妃娘娘知情,卻瞞住靖王,是不是她已經明白梅長蘇的苦心,所以不說?還是她決定要靜觀其變?啊~靜妃娘娘在後宮混那麼多年真不是白混的啊,真沉的住氣,我真是越看越糊塗了...

譽王已經發現事情不對,對梅長蘇的信任應該會慢慢減少。真想快點看到他跟梅長蘇翻臉,讓梅長蘇光明正大的站在靖王身邊那該多好呀~~~~

譽王被靖王要加封親王的事情氣翻了,跟皇后娘娘一起聽宮女嚼舌根,怒不可遏,還摔了杯子,噗,愛聽又愛生氣,自己沒事找虐,活該。轉述這些話的宮女也真衰,既要戰戰兢兢的全盤轉述,還要兩人的承受怒氣,真是莫名其妙(=_=)

萌大統領出場就是為了賣萌,看到梅長蘇為了書的事情不安,萌大統領想安慰他,可是看著萌大統領蒼白無力又空洞又沒說服力的安慰詞,我想,您還真是不說話的好呀XD

一本書,讓三個人都不對勁了,二愣子靖王終於發現有古怪,可是一本書他翻來翻去,就是看不出個所以然,自己琢磨好久,也沒有答案,最後也只能把書交給蒙大統領。矮油,到底有沒有要讓靖王發現啦,我看了好心急....

沈追拜託靖王攬下賑災一事,可惜最後還是被譽王這老狐狸拿去差事,唉,災民要慘囉,譽王一張嘴就說要拿三萬兩出來,用膝蓋想也知道他根本是空手套白狼,如果真是他去,中飽私囊不知三萬兩幾倍唷。

 

第二十九集-外柔內剛的靜妃娘娘

譽王心裡已經知道梅長蘇有鬼,卻不願接受自己信錯人這個事實,還是秦般弱有種,嘩啦的一下就撕開這件事情,逼譽王面對,譽王砸了杯子又掀桌子,是小孩子是嗎?一天到晚只會扔東西洩恨。

譽王發覺自己小瞧了靖王母子,以為他們軟弱不爭,沒想到卻是硬骨頭,呵呵,誰叫你小看人家,人家不是不爭,只是不想爭,等到真的要爭的時候,哪裡還有你說話的地方。

秦般弱終於有機會把自己所思所想全倒給譽王,還幫他想好可以找夏江幫忙,她真的很聰明呀。夏江一旦介入黨爭,就算梅長蘇早有準備,也不可能不遇阻礙就順利的拉下譽王了。

真是太欣賞靜妃娘娘了,她果然已經知道了,她真的是個蕙質蘭心又善解人意的女子,還一直記得梅長蘇不能吃榛子,聰明的準備兩盒一模一樣的點心,不讓靖王發現。她就是朵解語花,明白的知道梅長蘇沒對靖王說破身份,一定有自己的用意,很自動自發的為他守口如瓶,不露半點口風。兩人心有靈犀,真是太有默契了,靖王你學著點呀。是說皇帝真的太爽了,有一個靜妃這樣的女人已經賺了,他還有一座後宮,什麼樣的女人都有,要妖媚的,要端莊的,要賢慧的,應有盡有。但是對靖妃來說就不好了,嫁了一個爛男人,一輩子如履薄冰,小心翼翼。

言豫津長大啦,雖然他有些小孩子心性,但其實他的敏銳程度勝過景睿,他早就懷疑梅長蘇真正要扶持的不是譽王,所以對於梅長蘇來找自己老爸所為何事,他其實心裡有底了。

 

第三十集-言侯與夏江各自選邊站

原來言侯是靖王奪嫡的重要角色之一,我之前還一直叫他言老爸,以為他只是出來打醬油的XD。他接受梅長蘇的邀請,站到了靖王這一邊,買一送一,言豫津跟著老爸走,也一起加入了。

糟糕了,夏江不但知道衛錚還活著的事情,連他的近況都調查的一清二楚,圍捕他的行動正在進行中,一旦衛錚被抓,不說靖王會跳出來,連梅長蘇也很難坐得住吧?而且,夏江查得到衛錚,會不會也查到梅長蘇啦?(咬手帕)

譽王真夠悲哀的,這麼多年來只想著爭權奪利,連自己弟弟是個怎麼樣的人都不知道,在譽王眼中,只有可利用或有能力願為他所用的人,像靖王這直脾氣又得罪過皇帝的人,他根本不放在心上。所以他被秦般弱的話牽著走,懷疑現在已非昔日吳下阿蒙的靖王,可能會因為現在擁有的權勢,而不願為了救衛錚而失去一切。反而是夏江,他真的已經是老狐狸都成精了,對靖王的性格掌握得清清楚楚,知道靖王一定會救衛錚,只要解決梅長蘇這顆絆腳石就好了。

皇帝給我在那邊裝情聖,好不好笑,手中牽著一個女人,邀她一起懷念另一個女人。雖然說皇帝也只剩下靜妃可以跟他聊聊宸妃的事了,但光看那個畫面我就想翻白眼,不說宸妃當年就是被皇帝逼死的,就說在眼前的人是靜妃,憐取眼前人有沒有聽過?好在靜妃看起來對皇帝沒深厚的感情,不然她一定會難過的。話說回來,皇帝願意開口提宸妃,也是件好事啦,這代表皇帝沒那麼氣了吧?@@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te 的頭像
Kate

Kate的廢話記事本

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